自娱自乐的地儿三观斗士请放过我。

 

标准,就是没有标准

提炼一下:

“或许只有装逼犯,也就是那些附庸风雅者,才会在两套甚至三四套标准的选择中不断精分吧,因为他/她既要是个人,又要是群体,还要属于各个小圈子,最后弄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标准是什么了。


想想就感到悲哀。”

自省。


青果文志:

人们总以为,很多事情是有所谓标准的。


就和在学校里考试一样,总是有标准答案的。


有标准的日子总是非常好过的,因为一切非黑既白,要么符合标准,要么不合标准。


但事实上,世界大绝大部分,都完全不是这样。


唯一的标准,就是没有标准。



我们都会谈论什么正义,什么道德,但什么是正义,什么是道德?


事实上不存在绝对的正义和绝对的道德,只有这群人认为的正义,那群人认为的道德,仅此而已。


不但如此,很多和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,其实也没有绝对的标准。


比如,为何红酒那样就算好喝?


一些附庸风雅的人会举出大量关于单宁的说法,来跟你说明单宁和酸度达到多少比例的红酒就是好红酒,可这种让我眼前闪过一串数字列表的说辞并不能改变一个基本事实,那就是我不喜欢红酒,不喜欢它的口感,不喜欢它的单宁或者酸或者涩。


我喜欢白兰地,威士忌和伏特加。


相比来说,我更喜欢和相信《殇城》里金城武所说的那个答案:酒为什么好喝?正是因为它难喝。


你可以举出各种很学术化的语言和文章,来说明为何抽象艺术是艺术,但这不能改变一个基本事实,那就是在我看来它不比幼儿涂鸦更有内涵。


附庸风雅者自然会说这是我的艺术品位太低格,不到那个层次,但这反过来其实也在说明一个问题——这种所谓的标准,到底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东西,还是小圈子中人自我认同的门槛?


我从不否认我的艺术品位和红酒口感低若沉眠于马里亚纳海沟,并一直以此为豪。但小圈子的自我认同门槛却并不是这么轻易就会自我坦白的,因为一旦坦白这是小圈子的自我认同,那大众就会开始鄙视这个小圈子,而不是被这个小圈子牵着鼻子走心甘情愿地掏钱。


我从不认为现代诗比古体的绝句律诗更好听或者更好看,但这并不妨碍现代作家专心致志地创作梨花诗。我也从不认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文字能吸引我,但这并不妨碍他获得诺奖。


你自然可以说张艺谋电影的艺术成就如何如何高,但在我眼里死活比不上《甲方乙方》和《没完没了》。


事实上,我们对于什么是好什么是坏,什么是美什么是丑,什么是对什么是错,等等等等,很多事情的评判标准都是如此——并不是我们找到了一个标准,而是一群人达成了一个共识,然后更多的人相信了这个共识。


就如库恩评判科学那样,不过是科学家共同体所选择的信仰,仅此而已。


我的评判标准我做主,你们的只是参考。


同样的,大众的口味大众做主,学术化的标准也只能是小圈子的自娱自乐自我认同。


或许只有装逼犯,也就是那些附庸风雅者,才会在两套甚至三四套标准的选择中不断精分吧,因为他/她既要是个人,又要是群体,还要属于各个小圈子,最后弄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标准是什么了。


想想就感到悲哀。


End...


作者:LostAbaddon

订阅『青果』微信号:qngoolife

下载『青果』手机客户端:http://qng.im


September
30
2014
 
评论
热度(75)
  1. 芬达和王老吉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提炼一下: “或许只有装逼犯,也就是那些附庸风雅者,才会在两套甚至三四套标准的选择中不断精分吧,因
  2. 张某某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十四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
© 芬达和王老吉 | Powered by LOFTER